国办出台意见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 优化消费环境

2019-10-24 18:30:46

简介 : 荆林波认为,在这种背景下,《意见》的出台有利于稳定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荆林波认为,一般来说促进商业消费首要环节是增加收入,如果居民收入增长,就能形成扩大消费的物质基础。“《意见》正是针对当前流通消

图为海口金盘夜市。(信息地图)罗云菲拍摄

国家办公室发布意见,加快流通发展,促进商业消费

优化消费环境提升消费信心

这个记者杜晓

□刘彦卿,本报实习生

近日,为促进流通创新发展,优化消费环境,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流通发展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稳定消费预期、增强消费信心的20项政策措施,体现了我国对流通发展和消费扩张的高度重视。

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消费日益成为中国经济的稳定器和压舱物,也是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这个“意见”会带来什么深远的影响?《法律日报》的记者采访了该行业的相关专家。

优化供给促进消费

继续释放内需潜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评估所所长景林波(Jing Linbo)认为,过去,中国主要依靠投资、消费和出口的“三驾马车”,包括大规模因素的广泛投入和以国内生产总值为导向的激励体系等传统动力来推动经济增长。随着供给方面结构改革的不断推进,中国逐渐开始依靠新的动力来促进经济增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809.87亿元,比上年增长9.0%。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6.2%,比资本形成总额高43.8个百分点。

“这组数据说明了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基本地位。然而,2019年1月至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3%,增速为近年来最低。从1月到6月,增长率下降了0.1个百分点,这使一些人怀疑我国国内消费的潜力。”静林波认为,在这种背景下,《意见》的发布有利于稳定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

据静林波介绍,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在2019年推动形成强劲的国内市场。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重申,要进一步优化供给,促进消费稳定增长,推动形成强劲的国内市场,不断释放国内需求潜力。

景林波认为,总的来说,促进商业消费的第一步是增加收入。如果居民收入增加,就可以形成扩大消费的物质基础。其次,我们应该建立一个良好的社会保障体系,让消费者敢于消费,例如,我们应该不断完善公共服务体系,如住房、教育和医疗保健,使人们能够有一个稳定的期望,从而敢于消费。最后,为消费者创造良好的商业环境,让消费者放心消费,充分保护消费者权益,营造全方位的商业氛围,让消费者能够轻松安全地消费。

针对当前流通消费领域存在一些瓶颈和不足,提出进一步优化消费环境,挖掘城乡消费潜力,加快流通发展,促进商业消费静林波说。

完善汽车消费体系

为了更好地满足购车需求

王曼(化名)是北京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在将户口搬到学校后,她开始申请汽车彩票。她计划毕业后留在北京。

“现在有资格挥第一波,否则毕业后可能不会马上动摇。这种事情取决于运气。首先排队的可能性更大。”王曼告诉《法律日报》记者,她有一个亲戚多年没有中奖,所以她决定提前做一个计划,但可能性仍然很小。

《意见》第十条提出释放汽车消费潜力。对汽车购买实行限制的地区,应当结合实际情况,探索并实施具体措施,逐步放宽或取消限制。

今年4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促进汽车、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更新和消费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实施方案(2019-2020年)》征求意见稿。它提到,2019年和2020年已经限制购买的地方的车牌增量指标必须在2018年的基础上分别增加50%和100%。同时,明确禁止各地出台新的车辆限购规定。

今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发布了《促进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和资源顺利回收实施方案(2019-2020)》,要求地方政府不要对新能源汽车的购买和运营施加限制。已经实施的应该取消。

“上述政策的根本目的是打破汽车消费的体制性障碍,恢复消费者信心,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静林波表示,汽车消费现在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2018年,超定额汽车消费在超定额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中的比重达到26.8%。如果说消费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石,那么汽车消费就是消费的强大核心。

尽管已经发布了许多文件来打破汽车消费体系的壁垒,但实际效果仍有待观察。根据交通管理局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中国的汽车数量已达到2.5亿辆,其中包括1.98亿辆私家车。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新登记车辆数量减少了139万辆。

广州和深圳已经对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杭州、石家庄、贵阳和海南省实施采购限制的八个城市做出回应。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广州将新增10万辆中小客车增量指标,深圳将新增8万辆普通轿车增量指标。"目前,其他受限制城市尚未宣布其立场,相关政策仍不明确."静林波说。

据了解,8月26日,北京乘用车指数办公室公布了今年第四期摇号的基数总数。经过计算,这一时期约有2622人抓住了一个指数,再次获胜的难度创下新高。超过44万人申请了新能源指数。新申请者直到2028年才有资格买车。

王曼也参加了这一阶段的彩票活动,没有像以前那样中奖。她希望北京能取消购车限制或稍微放宽限制,但她也担心取消限制后城市的交通拥堵和废气污染。“如果我们能够满足对汽车的需求并解决汽车带来的其他问题,我们将两全其美。”

上海财经法学院研究员傅伟刚认为,在取消或放宽购买限制时,有两个问题需要考虑。首先,一些购买限制政策已经发布。如果取消或放宽限制,我们应该考虑如何前后衔接政策。其次,最初实施购买限制是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如果现在取消或直接放宽购买限制,很多地方仍会面临这个问题,这可能是影响购买限制政策走向的最重要因素。

“客观地说,不要太担心城市道路交通问题。没有必要过于担心汽车数量的增加会增加道路交通堵塞。从全球来看,与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每万人的机动车数量仍然相对较低,这可能导致交通拥堵和城市规划中的一些问题。例如,有许多高层建筑,密度高,交通时间集中。为解决道路交通拥堵问题,更好地满足购车需求,我们仍需在城市规划方面做出巨大努力。”傅伟刚说道。

促进夜间经济发展

结束不当的行政干预

近年来,一些地方积极出台了发展夜间经济的相关政策。例如,2018年11月,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实施夜间经济发展的意见》,提出了建设“夜间天津市”的目标。

2019年7月,北京市商务局与市交通委员会、市公安局、市城管委等14个部门联合举办了“北京市进一步繁荣夜市促进消费增长办法”媒体吹风会。通过优化夜间公共交通服务、发展夜间旅游消费“打卡”场所等13项措施,计划在3年内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管理规范、特色多样、功能完善的“夜都”地标、商圈和生活圈。

《意见》第12条提出“活跃夜间商业和市场”。景林波认为,夜经济发展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提升夜经济的文化内涵。夜间经济不仅限于餐饮消费,如“搓餐”。

静林波举了一个例子:“例如,紫禁城推出了“紫禁城上元之夜”,受到许多人的高度追捧,甚至因为抢票而一度瘫痪官方网站。一些人表示,紫禁城夜场的门票比春季奥运会的门票更难抢。例如,Xi安不仅有大唐的夜景,而且在Xi安城墙周围跑步也很有趣,在Xi安周围跑步已经成为全国各地跑步朋友的最佳选择。Xi的白领热爱运动,夜间健身消费在全国排名第三。”

此外,静林波还认为,发展夜间经济需要重建一套完整的城市治理模式。例如,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如何与夜游者合作,为他们提供更全面的服务?如何规范夜间噪音、垃圾、安全等问题,如何避免新的社会冲突,都是城市管理者需要面对的问题。

“夜间经济的发展还需要培养新一代消费者,引导更多消费者形成夜间消费习惯,倡导科学的夜间消费理念,从而形成可持续的夜间消费范式。”静林波说。

傅伟刚说:“发展夜间经济最重要的是减少政府的不当干预,尊重夜间经济本身的发展规律,努力杜绝违反市场经济规律的不当干预。”

特发信息中止审查可转债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