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着三甲医院院长不做,他跳入“医美”创业大海,结果发现……

2019-11-02 20:04:21

简介 : 民营医院主导业绩,公立医院主导质量。以资本为主导的“医美”机构,重营销讲业绩,对以名医名科名院为导向的公立医院管理方式并不认可,更不理解将私立“医美”医院导出恰到好处的商业化,而不是导出真正市场化的长

[寻云网北京]9月20日报道(文/居角)

2013年11月30日,王志军告别“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原党委书记兼院长”的职位,离开大连前往成都。从那以后,他完全进入了私立医院,再也没有回到系统工作。

与大多数被迫呆在私人机构的“医学美容”行业的医生不同,王志军更多是因为追求才主动进入大海的。在做出这一决定之前,他与成都的一家“医疗美容”组织进行了三年的会谈,最终双方达成共识:按照台湾长庚医院的模式进行管理,并在中国建立一家像长庚医院那样的民营整形医院。

从大连到成都的三小时航程无法形容他平静的外表下内心是如何膨胀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过去的经历给他带来的成就和荣誉将成为过去,并将推动他继续前进,按照乐观的长庚模式管理前所未有的“医学美容”乌托邦。

根据郭树忠教授的观点,王志军现在喜欢把公立医院比作湖泊,有些湖泊很平静。他游了又游,从主任到副主任,再到院长,担任中国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副主席,享受国务院的资助...可以说,他已经跻身名医行列。他离开了这个系统,带着强烈的荣誉感游向“医学美容”市场的海洋,因为他特别愿意尝试新事物。

“当时,这种理解还是主观的,我觉得医疗服务的对象和技术手段是一样的。因此,成都的两年完全是按照公立医院的方法和手段来管理的:搭建一个优秀的平台,按照公立医院的方向来建设名医、名科室和名院……”

私立医院主导绩效,公立医院主导质量。当王志军带着他的医生团队去成都管理长庚私人医院时,他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阻力。他认为,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为了让医生迅速成长,他们必须成为在特定领域拥有最深入知识、理论和技术的专家。因此,根据医生的长期情况,这些部门分为五个主要部门。每个部门的医生必须只专注于细分领域的一个项目。如果执行跨学科操作,绩效将归于另一个细分的部门。以奖金和业绩为导向的管理层因此突然压制了众多反对意见。反对的那群医生不再想跨领域手术,但后来都受益了。

然而,并不是每一次坚持都有好结果,由价值观引起的差异往往会加剧。以资本为主导的“医疗美容”机构强调营销和绩效,但他们不承认以名医、名医、名医、名医为导向的公立医院管理模式,也不理解民营“医疗美容”医院应该出口到适当的商业化,而不是真正的市场化长庚模式。因此,当王志军来到重庆时,他一遍又一遍地向运营商解释,这对于忙于掌握演出的同事来说似乎是“不可理解的废话”。此外,王董事长作风严谨,多年来一直在折磨“客户”和“病人”的称谓。医院会议、班级组织会议、国际会议、查房、晨会...所有可以谈论的会议都被谈论了38次以上。在营销为王的“医疗美容”组织中,谁有时间陪王院长“咬紧牙关”讨论医疗的本质?

事实上,情况并非如此。“长期在公立医院工作的医生将规范他们的语言和行为。话语是心灵的声音,往往随便说假大空,不严谨,就会导致工作不专业,不严谨,不规范。你见过说话不规则、做事严格的医生吗?”

回顾他在私立医院的第一次工作经历,他总结道:“制度和文化是如此重要!领导力是一个组织或团队文化的创造者和领导者,“医学美容”组织的文化由总经理和顾问决定。鸡蛋不能碰石头,人们也不能与文化竞争。”

初衷不同,目标观念不同,再磨合的结果也是徒劳的。因为成都的这片海不适合自己,“它一定会赢,一定会守,一定会不赢就走。”

担任重庆联合利加整形医院院长几年后,王志军起初并没有改变主意,仍然按照长庚模式管理医院。严谨的院长有没有和李哥进行文化交流,激起他的倔强脾气?

联合李哥收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掌握“库存”。既然你已经接受了这项任务,你就必须完成它,更别说第一项了。因此,王校长对团队非常重视,在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的经营权和管理内涵问题。团队成员要么换了岗位,要么离开了岗位...

与拜金主义的“医学美容”市场相比,这样一个严格而又有些严肃的医生可能更适合在发达国家的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市场经营,从事科学研究和学术创新。然而,在曼联李哥获得的第二份工作无疑证明了他在市场上的经营能力。此外,院长“携带”他的身体来扩展他的业务,并且仍然欣欣向荣。迄今为止,一年一度的“里加论坛”已经举行了七次,重点是医院人员的培训和财产管理,为该组织聚集了一大批著名医生。有些医生甚至比他自己更有影响力和能力。这些著名医生后来加入了联合里加,大大提高了后者的专业水平和管理水平。

“院长,一位女士等你会诊了大半天,你快帮她诊断吧!?我真的厌倦了听她谈论美容院是如何杀人的。我真的不想和他们打交道。”面试被工作人员打断,然后一个下巴肿胀的女人来到办公室。

五年前,她在美容院注射“欧美定”来缓解下巴疼痛。结果,她的下巴在一次注射后就被毁了。从那以后,我去了许多机构,没有带欧美丁。一年前,我不希望omedine释放的丙烯酰胺单体在王主席费力取出后,在“水中”中毒。现在拖着下巴只会舒服一点。

看着“医学美容”丑闻,有太多的寻求美容和跳入苦海的案例。面对这样一个“只相信王院长”的病人,王志军从临床和科研的角度一步步回答了她的问题:“奥美拉唑的聚合物无毒,但只能产生毒性。从临床病例来看,1000多例病例中只有一例是皮肤损伤。你现在有增生,这对你的皮肤几乎没有影响。“医学美容”的诊断有时比肿瘤的诊断更复杂,因为没有太多的理论和知识可供参考。现在你可以详细观察生活细节的影响。根据病史和循证医学,我们可以找出炎症的原因,然后再做进一步的治疗……”

“好吧,骗了这么多次,现在我只相信你了!你做的手术很好!”

“好的不是因为手术做得很好,而是因为我们真的为病人着想……”

狩猎云网(Hunting Cloud Net)的记者不了解将omedine注入美容院的方法,但被告知许多美容院目前都有共同的运营。

“有多少人受到利润驱动的“表演学校”的伤害,他们在朋友圈子里仍然是多么成功!”王志军无法掩饰他对坏硬币驱逐好硬币的医学和美学混乱的愤怒。“我们没办法。如果我们战斗,我们很快就会被逐出坏硬币。我们最好做自己!”

2019年是王志军退出该体系的第七年。谈到离开公立医院以来的变化和坚持,他说,他一直坚持用一个标准来问自己,指导别人,即“坚持团队建设到底,坚持技术创新和学术创新到底,坚持为公众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坚持品牌建设到底,坚持质量第一,服务第一,诚信经营。”

为了改变,他原本热衷于参与管理,现在对医院管理不再那么热心了。“根据概念上的理解,管理是对人力、财产和资源的全面管理和高质量分配,最终目标是提高效率。而对“医学美容”的管理更多的是营销管理,就连最著名的“医学美容”管理专家也这么认为。这要求医疗和美国管理者经常与市场打交道,而依赖金钱的市场人员很难用现代管理语言交流并达成共识。”

从公立医院到“医疗美容之海”,王志军从未停止过努力。尽管长庚医院式的私人整形外科医院尚未建成,但他影响下的医生已经遍布全国。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在医学界留下了印记。“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建立一个机构并不一定是件坏事,但要建立一个能够与医疗保健相匹配的高效市场团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初秋的采访接近尾声时,记者似乎看到了“医疗美容”行业的一点粉饰,在这个行业中,劣币驱逐良币。他总是坚持医生的好意,看起来很孤独。忍不住问,“如果你再选择,王闯会离开这个系统吗?”

窗外绿树的颜色不再邪恶。王志军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如此安静和庄严。他浓眉有点不守规矩。几分钟后,他回答说,“我真的不知道。但是如果我知道‘私人整容手术’的名声和服务,我就不会干预……”

马应龙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东股权解除质押暨再质押的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