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支付1.27亿赔偿金 大众排放门丑闻持续发酵

2019-11-02 21:15:17

简介 : 此次诉讼赔偿金预计可达1.27亿澳大利亚元,约合6.16亿元人民币。德国消费者保护组织今年2月也代表大众柴油车车主向大众提起诉讼,指责大众的排放丑闻损害了柴油车消费者的利益。这是自美国政府调查大众"排

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16日,德国大众与在大众“排放门”购买大众的澳大利亚车主达成和解协议。大众汽车将向每一位提起诉讼的大众、奥迪和斯柯达ea189柴油车主支付约1400澳元(约合6700元人民币)的赔偿金。

据统计,澳大利亚约有10万车主可以主动向大众汽车索赔。这起诉讼的赔偿预计将达到1.27亿澳元,约合6.16亿元。该协议需要得到澳大利亚联邦法院的批准才能生效。

大众澳大利亚公司的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这是朝着彻底解决澳大利亚大众柴油汽车排放门事件迈出的关键一步。”在双方的和解协议中,大众不承认有过错,作为诉讼和解的一部分,大众将向多次申请集体诉讼的原告支付诉讼费。

代表奥迪股份公司和奥迪澳大利亚公司的律师事务所班尼斯特律师(Bannister law)表示:“数千名澳大利亚车主声称,排放作弊事件带来了经济影响,而与公众达成和解可能会为车主带来正义和一定的经济补偿。”该解决方案现已正式提交法院批准。

尽管大众已经与车主达成和解,但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尚未就针对大众的案件做出裁决。如果输了,大众仍将面临高额罚款。

排放门“遍地开花”丑闻

在与澳大利亚车主达成和解协议之前,大众集团已与美国近50万车主达成和解协议,通过回购、终止租赁、改装等方式处理不符合排放标准的车辆。加工成本高达100亿美元。

今年5月,德国斯图加特检察院发布电子邮件声明,宣布保时捷被罚款5.3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1亿元)。除了奥迪的12亿欧元和大众的10亿欧元,大众集团已经在德国为此事件支付了至少27亿欧元。

印度国家绿色法庭也在今年3月对德国大众汽车处以5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4.8亿元)的罚款,要求大众汽车在两个月内完成付款。原因是大众汽车向印度市场出售装有“排放作弊装置”的柴油车,严重破坏了环境。

德国消费者保护组织也在今年2月代表大众柴油车车主提起诉讼,指控大众通过其排放丑闻损害柴油车消费者的利益。然而,大众辩称,它使用的排放作弊软件并不违反欧盟法律,因此大众不需要补偿受“排放门”影响的欧洲汽车。由于大众采取的延迟措施,欧洲约有40万车主加入了针对大众的集体诉讼。

2017年4月,针对加拿大政府对大众集团的起诉,大众集团在加拿大支付了21亿美元的罚款。

巨额薪酬导致高水平的冲击。

为了弥补排放门事件造成的损失,大众计划通过节省劳动力成本节省30亿欧元,而大众品牌希望今年制定相应的计划,并在未来10年减少约14,000名员工,而无需支付解雇补偿金。

鲁道夫(Rudolph),在此期间负责柴油机的研发,是第一个受到牵连的人,鲁道夫是第一个被停职的人,是直接负责排气阀的人。

一周后,大众豪华车品牌奥迪正式宣布全面重组管理委员会。委员会中的四名董事被替换,其中包括奥迪财务总监阿克塞尔·斯特罗特贝克(axel strotbek)、生产总监休伯特·沃尔尔(hubert waltl)、人力资源总监托马斯·西格(thomas sigi)以及中国人非常熟悉的营销和销售总监迪特玛·沃根瑞特(dietmar voggenreiter)。新任命将于9月1日生效。

与判决相比,被解雇的四名高管是“幸运的”。在奥迪更换四名董事的同时,美国一家法院判处参与大众汽车排放作弊的工程师詹姆斯·梁(James Liang)40个月徒刑、两年出狱监管和20万美元罚款。这是自美国政府调查公众“排放门”事件以来,第一位公开认罪的高层人士。

5月18日,大众首席执行官马丁·温特科恩被美国司法部起诉。本德润被指控试图掩盖大众柴油车排放欺诈。尽管德国公民温特科恩(Winterkorn)不会去美国接受审讯,但德国当局也在通过“排水门”调查温特科恩,本德仁辞职。

一个月后,大众奥迪汽车公司董事长鲁珀特·斯塔德勒(rupert stadler)因涉嫌隐瞒伪造汽车尾气排放测试结果的丑闻证据而被捕。

奥迪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柴油丑闻曝光前几天收到一份备忘录,警告公众或因使用作弊测试软件在美国面临法律诉讼。检察官发布的文件没有改变公众的立场。该公司仍然认为它在披露信息方面采取了负责任的行动。然而,当时,不能指望美国当局会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对其处以罚款。

据德国媒体最新报道,大众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s)和监事会主席汉斯·迪特·潘(Hans Dieter Pan)可能会被德国布伦瑞克检察院起诉。然而,与前两位高管不同,迪斯和潘石没有被汽车购买者指控欺诈,他们的指控也没有公布。

一些分析指出,“排放门”事件对大众集团的负面影响至今尚未完全消散。大众汽车想要为全面改革做的第一件事是从上到下重组管理层,特别是要清洗那些曾经处于公司丑闻中心的经理。因此,大众集团希望聘请杜兹曼取代布拉姆·肖特(Bram Short)担任奥迪CEO。数据显示,49岁的图兹曼为宝马集团工作了10多年。在他搬到大众汽车公司之前,他是宝马集团的董事,负责采购和供应商网络。

我们不知道澳大利亚市场的赔偿是否会是大规模排放门事件中最后一只落地的靴子,丑闻带来的巨额赔偿已经超过300亿美元。如何填补如此巨大的空白?从法兰克福车展上的大众之夜不难看出,大众集团一直在押注电气化战略和中国市场,努力分享新能源浪潮,并从庞大的中国市场汲取营养。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美乌通话门延烧:乌民众望总统公开与普京通话记录